首頁>文學資訊>要聞

慶祝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陜西文學輝煌七十年 講好新時代精彩故事

文章來源:陜西作家網發表時間:2019-09-30

 

慶祝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

——陜西文學輝煌七十年 講好新時代精彩故事    

  陜西省作家協會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 錢遠剛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作協也伴隨共和國走過70年歷程。在中國文聯、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之際,習近平總書記專門發來賀信,再次強調“文藝事業是黨和人民的重要事業,文藝戰線是黨和人民的重要戰線”,要求“廣大文藝工作者記錄新時代、書寫新時代、謳歌新時代,努力創作出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無愧于民族的優秀作品,為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事業、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先后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今年全國兩會等場合發表重要講話,并以陜西作家柳青、路遙、杜鵬程、陳忠實為例,鼓勵文藝工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寫出無愧于時代的精品力作;省委省政府落實中央精神作出了推進“文學陜軍再進軍”工作安排,這充分體現了黨和國家以及省委省政府對文藝工作的高度重視,對文藝工作者的親切關懷,對文藝事業繁榮發展、勇攀高峰的殷切希望。

  偉大時代呼喚偉大作品。為人民寫作、為時代而歌是文學工作者義不容辭的擔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70年風雨兼程的長路上,陜西文學界始終秉承初心使命,用自己飽蘸深情的筆墨,發出時代強音。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在全國文學界砥礪奮進、百花競放的大好局面下,回顧總結陜西文學70年走過的道路,勇攀高峰抒寫偉大時代新史詩,推動人民精神生活邁上新臺階,實現陜西文學高質量發展意義重大而深遠。

  

  延安十三年(1935年1月--1948年3月)期間,以“陜甘寧邊區”為核心的全國解放區涌現和培養了一大批文藝家,拉開了共和國文藝的序幕。以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為標志,以及在這片土地孕育的《白毛女》《荷花淀》《王貴與李香香》《黃河大合唱》等一大批文藝作品,還有成立于延安的魯藝、民眾劇團、新華通訊社等大量新興的文藝機構和文化組織,奠定了新中國文藝的出發點。成立于1954年11月的“中國作家協會西安分會”,實際上以“西北文學工作者協會”為主要班底,工作一脈相承。從新中國成立算起來,這支隊伍也已走過了70年歷程。1949年建國后到1966年的“十七年文學”時期,陜西文學堅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延安文藝經驗,在全國的文學創作領域位于前列。柳青創作出標志十七年文學高度的《創業史》;杜鵬程貢獻了中國當代文學史上第一部戰爭題材的長篇小說《保衛延安》;王汶石《風雪之夜》、李若冰《柴達木手記》、魏鋼焰《黨的女兒趙夢桃》等作品反映時代強音,獨具特色。評論家胡采“從生活到藝術”的理論研究,將陜西作家創作上升到理論層面。改革開放以后,中國作家協會設立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全國少數民族文學“駿馬獎”等國家級文學獎項。在改革開放的背景下,陜西作家堅持“現實主義”的創作手法,多種體裁的作品并蒂開花。路遙《人生》《平凡的世界》、陳忠實《白鹿原》、賈平凹《秦腔》《浮躁》等經典作品深刻描繪了廣闊的社會生活,體現文學精神的責任和擔當。至今,陜西作家所獲的國家級文學獎項增至46座,其中路遙、凌力、陳忠實、賈平凹、陳彥捧回5座茅盾文學獎,賈平凹、冷夢、劉成章、紅柯、葉廣芩、溫亞軍、黨益民、吳克敬、王宗仁、閻安、穆濤、弋舟摘獲12座魯迅文學獎,還有9座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3座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5座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2座全國優秀散文獎,4座全國優秀詩歌獎,5座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1座少數民族“駿馬獎”等。陜西文學與陜派批評相輔相成,在80年代形成了以《延河》“中青年作家專號”為陣地的“陜西作家群”,誕生了由胡采任顧問、王愚任組長的“筆耕”文學研究組,創辦了《小說評論》期刊,培養了一大批作家、評論家走向全國文壇。陜西以自己沉穏的蓄勢,集群性的拿出新作力作,在1993年形成轟動全國的“陜軍東征”現象,提升了陜西文學的品牌效應。黨的十九大以來,在中國作協、陜西省委、省政府的關心和大力支持下,省作協落實“文學陜軍再進軍”部署,多措并舉推動文學從“高原”向“高峰”邁進。路遙被黨中央、國務院授予“改革先鋒”榮譽稱號,被中共中央宣傳部等部委授予“最美奮斗者”表彰。陳彥《主角》為陜西再次摘得茅盾文學獎,弋舟獲得第七屆魯迅文學獎,多部作品入選“改革開放四十年最具影響力作品”等多個權威性榜單,7名作家獲得中國作家協會頒發的“從事文學創作七十周年榮譽證書”,6部作品入選“新中國70年70部長篇小說典藏”。與此同時,一批更年輕的作家逐步走進全國視野,成為“再進軍”的生力軍。

  70年來,陜西作家隊伍從陜甘寧邊區文協走來,形成了有著紅色基因、優良傳統的龐大隊伍。陜西作家在用生命寫作,路遙、鄒志安、紅柯等優秀作家英年早逝,倒在了前進的路上,給讀者留下了無盡遺憾,激勵著這份神圣事業的接力者,彰顯著“文學依然神圣”精神。目前,陜西有省級會員近3900人,其中中國作協會員390余人,各大網站簽約作者5000余人,全省作家隊伍有幾萬人,有11個市區、58個縣區和8個行業作協,創辦的內刊101種。

  

  70年來,文學陜軍始終堅持同黨和人民站在一起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作協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指出,文藝工作者心懷祖國人民、響應時代召喚、追求藝術理想,是一支有智慧有才情、敢擔當敢創新、可信賴可依靠的隊伍。這是黨中央對文藝工作者在各個時期所做貢獻的肯定和褒揚,也是所有文藝工作者應當自覺踐行的基本要求。堅持同黨和人民站在一起,也是文學陜軍的思想自覺。西北文學工作者協會最早一批發起人、領導人柯仲平、馬健翎、鄭伯奇、胡采、王汶石等,都是老革命家,他們不僅在思想上、行動上始終同黨保持高度一致,甚至相當程度上,奠基和引領了社會主義文學的主潮。到西安分會成立時,協會章程里明確的主要任務就是“領導會員學習馬列主義、黨的政策,深入生活,努力創作,培養青年作家和兄弟民族作家,把作協辦成一個創作中心。”黨的十八大以來,陜西文學界自覺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并將學習體會熔鑄到作品中,自覺堅持與時代同步伐、以人民為中心、以精品奉獻人民、用明德引領風尚,推動陜西文學高質量發展。杜鵬程就曾說過“從我母親身上,我看到了中國人民悲慘的過去,從我所寫的戰士們身上,我又看到被壓迫了千百年的人民奮起抗爭的排山倒海的力量,我一定要寫出一部對得起死者和生者的藝術作品。”這種為人民寫作、為時代而歌的追求一直被陜西作家尊崇。

  

  

  70年來,文學陜軍始終堅持筆耕不輟、不耽浮華

  

  他們自覺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自覺做以巨大的熱情深入現實、靜心埋頭基層十余載的創業者。柯仲平、馬健翎、鄭伯奇等在延安生活期間,從生活中找尋靈感,所創作的戲劇、詩歌擔當了啟蒙教育之責。柳青主動放棄在北京的優越生活,舉家遷往長安縣皇甫村一住14年,與當地農民生活并無二致。杜鵬程作為隨軍記者長期深入西北野戰軍戰場一線。此次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的陳彥,也有二十多年的劇團工作經驗,筆墨所至,皆取材于自己的生活實踐。近幾年,陜西進一步完善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機制,青年作者深入基層有了更好的政策保障。他們把握時代、立于高端,自覺擁抱新時代、抒寫新時代、謳歌新時代。在國家發展的各個時期、在每一個重大的時間節點上、在群眾生產生活的第一線,文學陜軍總是自覺與浮華拉開距離,自覺充當觀察者、記錄者的角色。筆墨既描繪社會建設的火熱場面,也不回避各個時期具體生活中遇到的問題。他們為文學事業付出乃至獻身,自覺做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的為文學事業獻身的追夢者。英年早逝的路遙曾說“寫作進入狂熱狀態,身體幾乎不存在,生命似乎是一個純粹的精神形式。日常生活也變成機器人性質,但是,沒有比這一切更美好的了。”陳忠實一生立志寫“墊棺做枕”的大書,他“文學依然神圣”的論斷也鼓舞了青年文學陜軍專注奉獻于文學事業。賈平凹始終堅持筆耕不輟,成為文壇一棵蒼勁的常青樹。

  

  

  70年來,文學陜軍始終堅持筑高原、攀高峰

   

  陜西文學上呈司馬遷自張載的文人精神,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的大情懷、大境界、大追求。重要作品普遍體現著介入現實、關懷人生的特征,“寫大書”更是當代陜西作家的自覺追求。《創業史》為我們回望建國初期社會主義建設留存了真實豐富的記錄。《保衛延安》通過嚴肅的記錄回望了中國人民為了解放所走過的路。路遙在《早晨從中午開始》中詳細記錄了創作《平凡的世界》的準備工作,僅僅重讀經典、查閱資料就用了兩年,因此成為鼓舞千萬青年投身改革開放的經典之作。陳忠實談到《白鹿原》的創作時曾說“怎樣理解1949年新中國之前的中國鄉村,涉及思想、文化、革命、傳統與現代、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等課題,而思想決定了對生活的獨特理解。”賈平凹至今仍保持著每年到農村采風幾個月的習慣。這些作家以他們勤奮的學習、艱苦的勞動、深邃的思考創作出一批思想性、藝術性兼具的優秀作品。《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秦腔》《主角》等四十六部作品獲得國家級文學獎項,路遙還被授予“改革先鋒”“最美奮斗者”稱號。這些作家和作品為陜西贏得了“新中國文學重鎮”的美譽,也繁碩了新中國的文學星空。

  

  

  70年來,文學陜軍始終堅持薪火相傳、代際相呈

  

  (上世紀80年代,省作協胡采、杜鵬程等領導與路遙、李星等青年作者學習班成員合影)

 

  文學創作雖然是個體化的勞動,但老一代文學陜軍在創作之余,卻致力于傳道授業,推動陜西文學薪火相傳。胡采、杜鵬程、王汶石、李若冰等老作家以《延河》為陣地,關心和提攜新人,親自看稿改稿。編輯楊韋昕、作家葉廣芩都曾撰文回憶過老作家、老編輯指導自己寫作的相關情況。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作協組織的“讀書會”收效甚好,賈平凹、葉廣芩、馮積岐、王蓬等都曾參加過讀書會。正是在這樣良好的氛圍中,路遙、陳忠實、賈平凹、京夫、莫伸、鄒志安、程海、李鳳杰、白描、肖云儒、蔣金彥、李星、和谷、梅紹靜、高建群等一批70年代末、80年代初加入作協的“新人”集中的成長起來。近幾年,陜西又先后啟動了“百名中青年作家藝術家培養計劃”“百名優秀中青年作家資助計劃”,將“師帶徒”的優良傳統機制化、規范化。另一方面,積極聯絡、大力引進優秀人才。完善各文學專業委員會設置,分門別類培養新人。落實“簽約作家”創作獎勵制度,積極籌備成立網絡作協,聯系新興文學群體,向基層延伸服務手臂。百優作家、簽約作家等中青年作家也逐步獲得全國文壇的關注。目前,陜西有省級會員近3900人,其中中國作協會員390余人,地市、行業作協會員8000余人,各大網站簽約作者5000余人,各類文學群體超過幾萬人。形成了一支規模宏大、門類齊全、梯次接續的作家隊伍。

  

70年來,文學陜軍始終堅持激濁揚清、昂揚正氣

(《延河》《小說評論》創刊號)

 

  文學是意識形態領域的主要陣地之一,好的文學作品能以春風化雨、潤物無聲的力傳遞正能量。陜西文學界始終堅守立場、嚴守陣地。陜西作協創辦于1956年的《延河》雜志,是新中國創刊最早的文學期刊之一,早期曾因《延河》雜志因為率先發表柳青的《創業史》、張賢亮的《大風歌》、茹志鵑的《百合花》等作品蜚聲全國。創辦于1985年的《小說評論》,團結一批評論家,關注現實、介入現場,以他們敏銳的觸覺參與當代文學史的構建。創刊于1992年的《美文》雜志首倡“大散文”理念,擴寬了散文的表現疆域。這些文學刊物構建了陜西文學良好的生態,也在全國的期刊方陣中占有一席之地。文學評論方面,胡采“從生活到藝術”的理論研究,將陜西作家創作上升到理論層面。1980年12月,由胡采任顧問、王愚任組長的“筆耕”文學研究組成立,他們團結李星、肖云儒、暢廣元等一大批文學評論工作者,開展創作評論、研究活動,奠定了陜派文學評論堅守標尺、激濁揚清的底色。新時期以來,陜西先后舉辦多屆“青年評論家論壇”和一些大型學術活動,及時呼應時代主流提倡,用說真話、講道理的嚴謹態度引領了良好風尚。此外,陜西作家協會還堅持舉辦“陜西作家有好書”“青年作家進百校”等公益活動,讓文學界傳遞好聲音、正能量。

 

  70年來,文學陜軍始終堅持砥礪奮進、改革創新

 

  從“中國作家協會西安分會”,到“中國作家協會陜西分會”,再到“陜西省作家協會”,伴隨時代發展的腳步,陜西文學界不斷改革創新。建國初期,陜西承繼延安文學傳統,為延安的一批老作家提供了安心創作的場所。改革開放后,陜西作協大力從基層發掘人才,先后調入路遙、陳忠實、馮積岐等青年作家,充實創作力量。近幾年,隨著群團組織深化改革推進,陜西作協進一步調整定位,按照“抓首要,再進軍,強黨建”的要求,積極“強三性”“去四化”轉變職能,延伸服務手臂。省委出臺《陜西省作協深化改革方案》,進一步強調“政治引領、團結引導、聯絡協調、服務管理、自律維權、推動創作”職能任務,從機構改革、作家隊伍建設、文學精品創作扶持、公共文學服務、新的文學群體聯絡、對外文學交流等方面明確了改革舉措和目標。延安市、銅川市、延川縣先后解決作協機構編制問題,成為基層作協改革的先行者。關于重點作品扶持、作家職稱評定等相關工作的一系列政策陸續出臺,也為文學事業持續發展注入了活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新時代呼喚著杰出的文學家、藝術家、理論家,文藝創作、學術創新擁有無比廣闊的空間。站在新的歷史起點的陜西,我們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按照省委、省政府的安排部署,自覺承擔起舉旗幟、聚民心、育新人、興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務,認真履行新時代作協的職能,團結帶領廣大文藝工作者記錄新時代、書寫新時代、謳歌新時代,努力創作出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無愧于民族的優秀作品,為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事業、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省,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和陜西追趕超越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書記信箱 陜西省作協
微信公眾號
重庆时时算法